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返回列表
查看: 1622|回复: 9

白山村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晏华 发表于 2017-2-13 19: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演绎场景
场景图片: -
场景名称: 白山村
场景描述: 昆仑山下一处富庶村落,村民世代信仰藏教萨迦,恪守本分,自给自足,鲜少同外界接触。
场景用途: 村落
地理位置: 漠北
场景分类: 村庄
场景NPC: -
昆仑山下一处富庶村落,村民世代信仰藏教萨迦,恪守本分,自给自足,鲜少同外界接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霍行歌 发表于 2017-2-13 19:5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元朔四年 十月秋末=

【自记事起便随从父母居于昆仑山脉下,印象中也便只有苍苍雪域相伴,父亲时而提及那山繁水茂的江陵城,饶是他的言语描摹的如何传神,都不能攫住我半分向往——见惯了漠疆的茫苍,想要对那素未谋面的中原勾勒出大概的轮廓,委实难了些。也便素来过惯了随父亲学医,帮母亲桑织的怡然生活,几近不知人间愁苦】

【那亡命徒发疯似地闯进来时,带翻了门口一只木桶里方打来的山泉水,漉漉的湿了一地。母亲不明就里地站起身来正欲询问,尚未咽下尾音便教蒙面人一柄长刀架在了脖颈处。手中的捣药头嘭地掉落在地,石碗里的茯苓结碌碌滚得满地都是,和泉水一并湿嗒嗒的黏连在脚下,却早已顾不得,提了胡裙便闷头冲向小院去喊父亲】

【却不想院中早已静默地站着另一个一模一样的蒙面汉,以同样的姿势挟持着父亲,那一双眼睛里笼着幽狭的眸火,阴仄仄的好似坟茔里的鬼火,直勾勾地剜向自己,蛩寒狠戾的仿佛自己同他缔结下过抄家灭门之仇。盈盈水雾霎时腾起在眼中,被他的目光骇得连连后退,颤栗的双唇挤出的字眼都有些含糊不清】

你、你们是什么人?不、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置刀子过去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声望 +2 银两 +5 收起 理由
聂踪 + 2 + 5 回了,撒银子给你赔flag的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聂踪 发表于 2017-2-15 09: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姜徊死了,死在那个无星无月的夜里。】
【他将她葬在不归海,看着浑浊的波涛一点点浸没她的尸身,天穹悬曜的黑日熊熊燃烧于东方,泼落的赤金光晖将她染血的衣衫镀成朱红,她就像一瓣萎谢的桃花,被滔空的急浪打湿,吞噬,他想起自己尚是个青涩幼子时,第一次在明教见到她,少女唇畔的梨涡盛着桑落酒的清醇,兴致盎然地向他炫耀自己的无匹刀,那么明丽,他想起她与他一同踏着尸山血海,用白骨累累堆砌起杀戮的功勋,以满身淋漓血痕,换取教主施予的一线生机,笑靥清甜的她,冷漠狠戾的她,与他鲜血混流的她,最终却死在叛徒的乱剑下,沉进冰冷刺骨的水底。她再不能陪他了。】
【黄泉深,碧落遥,原来有些话当时不说,便再没有机会说出口。】
【昆仑山巅的风愈来愈大,吹散惨澹白日,铁青色的天幕沉郁在孤崖绝壁之上,穿插几道霹雳闪电,刹那间劈亮半边苍穹,织就起森森杀机。天鸣如泄水,他稳然踞于马上,看脚下那股黑影迅疾地流窜进一方村落,如惊弓之鸟,濒死困兽,冲散惊慌的人群,胸间滚烫的骇浪蓦地被激起,佩在辔缰上的枯荣剑映射寒光,杀气腾然冲起,直逼向目眦处——】
【他和仇无厌同为杀戮的信徒,清理门户本不该轮到他,可仇无厌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动他的人。】
【北风萧萧飒飒,在身上凝结起一层坚脆的冰霜,空气中氤氲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腥甜,那是鲜血的味道,除了他,谁都闻不出来。鏖战三日,他将仇无厌的余党斩杀得只剩十余人,鲜血渗进沙土与草根下,连绵蜿蜒成一条青黑色的虬龙,遍地血腥弥漫,他不在乎。亡命徒叛逃本教,被逼至末路穷途,死是迟早的事,竟然还妄图用旁人的性命胁逼他,作困兽之斗,难道晚点死,便不是死了吗?】
不管村里有多少人,
【一丸落日浓墨重彩,悬于他身后茫茫长空,斑驳血红触目惊心。他的剑已出鞘,凌空划过燎烈的篝火,漫天的黄沙,龙卷狂风在刃端汇聚起一团旋涡,烙进眼底,血光倏然从灰白淡漠的瞳孔深处跳将出来,在锈红色的浑浊中劈开一线清明】
一起陪葬。

评分

参与人数 1声望 +2 收起 理由
霍行歌 + 2 如果flag倒一次5两银子的话,那我可以靠这.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霍行歌 发表于 2017-2-15 18: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山村安然卧在昆仑山脚下,蒙受萨迦神灵庇佑,岁岁平安顺遂,同外界往来都极为鲜少,更不消说是结仇缔怨了。如今这些不速之客遽然登门造访,任由自己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这些人是从何而来,又是承何人所托】

【纵然浑身抖若筛糠,仍牢牢地执着割药用的小弯刀,死死地锁着挟持着爹娘的一双蒙面人。两厢僵持不下时,死寂般的白山村里一阵轰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眼前的两个人相视咕哝了一句,转身架着爹娘往门口推搡而去】

让聂踪亲眼见一见,杀红了眼的他可还认得眼前这两位恩公。

【闻言紧紧地跟出门去,几近要被迎面而来的大队人马扬起的黄沙晃花了眼睛,挂着花脸的泪痕惶恐地看着整个白山村俱为之废墟,往昔的安详静谧荡然无存。两队人马如何交涉她已无力倾听,只清晰地望见娘的脖颈处已经被刀切入半分,猩红的血液蜿蜒而下,登时脑中轰鸣一声,疯了般地冲上去夺歹人的刀,却被他一把掀翻在地,头猛地撞向小木门,温热的液体挨着裂开的额角滴落在胸前的碎花布上。仍是支着半个身子从地上摇摇晃晃站起来,带着哭腔朝蒙面歹人喊道】

不要!不要杀我娘!我霍家素未同谁有过恩怨,倘使、倘使你们之间存有什么怨怼,于我爹娘何辜!

评分

参与人数 1声望 +2 收起 理由
汪丽藻 + 2 我可以不立啊,哈哈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聂踪 发表于 2017-2-15 19: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木叶逐风,露结为霜,马蹄迅疾飞驰过狭长乡道,淤泥与冰粒腌臜驳杂,于黯淡天光下扬溅起阵阵寒风,吹过道旁衰草,低伏出一派惨淡灰色。】
【他一路长驱直入白山村,见异装持器者则斩杀之,白昼如焚,哀鸿遍野,许多人尚未来得及口出狂言,便死在那道雪锋之下,猩红的血迹大片飞洒,泼溅,泅染上他的玄衣,黑与红相融相吸,最后没有分别。他将那些嗷嗷乱叫的小喽啰交给手下,步履不滞,一目结三尺冰,一目挟三味火,直逼仇无厌所在。】
【从不自诩正义,人行鬼事,他只杀该杀之人。】
【仇无厌很好找,贪生怕死之辈,身边总要围上一群人生威壮胆,他勒住缰绳,步步迈近,颇有几分闲庭信步的逸味,仿佛锦衣郎踏春归来。农舍前的草茎上犹沾着薄薄新雪,他抖了抖枯荣剑上的血污,薄唇微抿,鸾凤引首般将目光从诸人中间掠过,在那被绑缚住手脚的两人脸上稍有凝滞,最终停留在仇无厌狰狞的双目上。】
仇堂主,何必呢。
【少女惊恐的吼叫从人群末尾传来,太绝望,如同深雪从山巅崩落,他扫了一眼少女额间蔓延出的血红,浑不在意地动了动头骨,踏立在血泊渊薮中,背靠着亲手屠戮出的修罗场,眼中是一贯的孤冷。】
这些人的命不值一提,你拉上他们上路,不嫌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霍行歌 发表于 2017-2-15 20: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客串 仇无厌:

【聂踪勒马停驻在眼前,狭目中攒积着惯有的不屑和冷漠,他身后尽是殍尸血海,就连隐匿在云山雾海里一贯清冷白辉的昆仑山都虚渺地沾染上几分血色。知晓鏖战至此,我已是穷途末路,这乡夫野妇是我可以苟求生死的唯一筏子。将刀柄毫不客气地拧的狠了些,充满血丝的一双戾目玩味地睇看向马上神色如常的他】

教中都言你有一双极为敏锐的眼睛,可我看你这趟杀人起了兴,怕是只带了玻璃珠子出来罢?

【刀刃切入肌理,身旁的村妇痛苦地呻吟着,神色已然涣散,失血的眩晕伴着窒息的惊恐正在蚕食着她软弱的神经。逼近他所在的地方,面纱下薄薄的唇片微牵,慢条斯理续道】

瞪大了你的狗眼看一看,旧年你遭暗器伏击倒在楼兰地宫入口不省人事的时候,是谁救回了你这命?如今你竟说出让你的恩公去给我陪葬这样没良心的话来,我若是这农夫,只恨不得再把你扔回地宫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聂踪 发表于 2017-2-15 20: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山村信奉藏宗,屋舍间遍挂经幡,幡条幢幢,飘摇在血味弥漫的风中,闪烁雪白一角。他倚在马上,看了一眼仇无厌口中的“恩公”,面无波澜道】
哦,有点印象。
【古往今来,泱泱武林,反派总有死于话多的毛病,仇无厌是条出了名的疯狗,为了活命可以慌不择路,有时蠢得实在有些惹人怜爱。他耸了耸肩,一紧马腹,步步迫近,脸上还挂着几分笑意】
那又如何,人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是你的事。莫非你见着我吓破了胆,连提刀的力气都没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霍行歌 发表于 2017-2-15 21: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客串 仇无厌:

【自己素来恨极了聂踪这副波澜不惊的腔调,昔年便恨不得绕道三尺不与他口舌,如今此情此景下,更觉得炉火中烧。胸口一阵闷滞,不曾想拿出当年的救命恩人来他仍不为所动,强压着怒火,挑着眉毛讥讽道】

早知道你是这副忘恩负义的嘴脸,我便再赠姜徊几刀,反正迟早都是沉了不归海的一具死尸,留她个全尸还真是本座赏她脸了。若非我当初手下留情,你那沉眠海底的心上人,早该是些碎尸烂肉了。

【人之将死,口出狂言也不觉有何不妥,只觉得胸口一阵畅快。尖利的笑声透过面纱刺入寂静的山村,合着沾血的经幡,就如同阎罗地狱里的厉鬼。从腰间猛地一抽长刀,足尖一点地面,径直朝他胸口刺去】

我从来不怕,只希望你这被痴情种,别被搅混了头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聂踪 发表于 2017-2-16 00: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仇无厌一柄寒刀凌空劈来,如恶蛟伏出,刀光倏然划破赤金色天际,缠绕着缕缕焦烟血气,斩断凝滞的秋水,横贯的长风,直往他喉间危逼而来。他玄衣黑发,端然踞于马背之上,纹丝不动,非但不闪避那凛冽杀式,反而好整以暇看着两人间逐渐缩短的距离,自信那一刀落不到自己身上。】
【夫技也,浑则静,以逸待劳;玄则元,驭静以动,动静之中蕴进退之机,迟速幻转之妙,就在那道刀锋即将杀来的一刹,他腕间剑芒倏忽,枯荣倒转,凝练的暗光由一线织成薄薄一幕,聚拢在周身,锋刃横于胸前,遮挡住慑人杀意,刀剑相击,迸发出刺耳的金石之声,是身困泥犁炼狱的阴魂,在发出饥渴的怒吼。】
你说的对,为她留全尸,我该感谢你。
【对峙中,他能清楚看见仇无厌密布血丝的眼眶,就是这双眼睛,映下姜徊死前最后的模样。他突然觉得恨极恶极,恨不得立刻挖出那两颗眼珠,真气随势从丹田腾起,前所未有的丰沛,徐然升入涌泉、泥丸两穴,流于肘,抵于腕,最终流入十指毫尖,贯入他的枯荣剑锋,一时之间,外之筋骨皮,内之精气神,尽皆浑然于天地盈虚,他拦提,功按,钩点,问献,有龙神之幻妙,猿跃之灵稳,又及鹿奔之迅猛,猫伏之玄奇,绝无一丝迟滞黏连,只要从颈侧往喉管一送,就能划破仇无厌的血管,送他去给阎王磕头,但他却在将临一线时,悠悠然止住了剑势,转将柄身游转,割断了仇无厌遗落在鬓角的一缕乱发,剑顿处,声肃若九寒玄冰。】
但你别忘了,你能杀她,是因她错信于你。
【言讫,他翻马而下,履平地闪展轻灵,随其枢机,看其形色,以足为轴心,将左腿前弓,右腿横倚,正胸直腰,右推左攻,剑锋斜然耸立,一招怀王入秦势如破竹,咆哮着将剑光外送,于半空中划出一个浑圆,幽微杀机织成一张严丝合缝的大网,往仇无厌头顶罩去。仇无厌自知败势无力圜转,几招下来愈见凶戾,招招直逼命门,他并未避其锋芒,转而将左足横实下,右足尖点地,左手一掌托天,右手虎口向地持剑,右肘依左胁而下,头扬胸仆,以七星落地之式乱他杀招,孰料身侧那被挟的妇人见不得此等场面,失声尖叫,他心神骤然被扰,仇无厌趁机从薄弱豁口滑入,在他右臂上划开一道殷红伤痕。】
【仇无厌其人,身法素以灵诡森骇见长,颇具邪魔歪道风范,有“鬼无常”之称,然而近年来他忙于与教内各支争名夺利,术力都工到些坑坑洼洼的心计上,加之贪得无厌,所练甚是驳杂,不加以平顺,反而搅乱内息,作茧自缚。聂踪将他溜得差不多了,虽添了一道新伤,气息却不致紊乱,反倒仇无厌气力耗尽,足下步伐已隐约跳脱出阵法,隐有崩坍之势,他见势将掌腕横摇,剑花乱颤,那柄灵则通神、玄能入妙的枯荣剑就在此刻,迸发出无尽杀机。】
【他听见身侧妇人哀嚎一声,随即是血肉被刺穿的声响,仇无厌身边的狗对她下了手。但他无暇去观摩那桩惨案,目中厉色一显,手背青筋凸起,眉宇间杀气肆虐,锐光犹胜刀锋,如同摧城的黑云,张牙舞爪向仇无厌扑去,最终直直嵌入他的胸膛,如一支判官笔,贯穿鼓动的心脏,宣告下仇无厌的死刑。】
【有的人,还未开局,败迹已定。】
现在该让你知道,你就这点能耐。

评分

参与人数 2声望 +4 收起 理由
霍行歌 + 2 电脑版看比手机版更震撼
杜满伊 + 2 刷屏藻上线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霍行歌 发表于 2017-2-16 09: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对人马似是结仇缔怨久矣,言语周旋间大致明白了事情原委:原是爹娘曾经救过马上那人的性命,被仇家借此作为求生的筏子。心口一阵气血翻涌,父亲医者仁心,悬壶济世,谁曾想竟落得这般下场,何其无辜!】

【眼瞧着两人电火光石间招招致命,遭遇撞击的额头一阵阵的传来眩晕。方欲借机偷溜过去将爹娘拽走,却听到一阵利刃穿透血肉的声音,尖锐又狠绝,攫得头皮一阵发麻。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歹人手里的长柄剑穿透了母亲单薄如纸的身体,摇摇晃晃倒退几步,不敢置信地扶住身侧的木门,撕心裂肺地嘶喊出声来】

娘——!

【一旁的父亲早已挣脱了桎梏发疯般地冲上前去,从未习武的他哪里会是这些武林中人的对手,区区几招几式便被制服。大抵预见到了接下来等待父亲的会是怎样的结局,早已透支的泪腺此刻竟然依旧向外贡献着源源不断的液体。额头的痛感尖锐地袭击着衰弱的神经,分明看见那饱啖母亲血液的罪恶长剑再度插入父亲的胸口】

【嗓子再也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眼前一黑,朝着地面重重摔去。意识遽然堕入无边无际的浓雾之中,灵台尚处于清明状态的最后一刻,她看到的是父亲看向自己的方向,双目依旧蕴着慈祥,不见分毫痛苦】

【她看见父亲的嘴唇在动,他在叫她。他说,十月,好好活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唐风醉影  浙ICP备09058624号

GMT+8, 2020-4-2 21:32 , Processed in 0.259873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