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返回列表
楼主: 桃影

水云镇

[复制链接]
未结剧目0
姜直树 发表于 2017-1-15 20: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闻伊言,观其色,心觉她的忧虑忡忡,但尚在击退人的兴奋余波中,不假思索道】
莫怕莫怕!我护你周全!
【话出口,才想自己不住镇里,无法时时保她左右。面色讪讪,好在她眼盲看不到。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无颜面反悔,只得硬着头皮兑现。】

——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百越 发表于 2017-1-19 12: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客串
樵夫之女

元朔五年春
【我的家、哦应该说是一个简陋的茅屋,落座在水云镇西边一座山的半山腰上,刚下了一场雨,一脚的泥巴晃进屋里,一张圆润的脸走过去看床上躺着的人,张口就有点粗的女音】还没醒啊。
【扯平了卷起的袖口,满手老茧还算干净的手去摸他额头,烧是退了,又没什么耐性的】哎,我可是要上集市卖野味了,已经因为你耽误了两天了,我都要没钱吃饭了。可不是我不管你……
【又卷了从他身上扒下来的那身料子不错的衣裳,继续碎碎念】我卖了你的衣服,是给你的抓药的。你那个毒,我还请了个大夫。
【咳了两声,又有些心虚的】但是我也得收你一两银子吧。总不能做吃亏的买卖是不是。
【好好的背了背上,又对床上人道】那我走了。等我回来再醒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段子恒 发表于 2017-1-22 16: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忘了这是什么时候,睁开眼分不出混沌之外的任何东西,也许混沌还不是这样,对,那里没有声音。】
【这样的状态没有持续多久,直接的感官促使对这里的不满,比如疼痛,比如口干,比如无人可依。】
【张张嘴,连回音都听不到,不出意外,看不见的悲哀,随着滚下床的狼狈消除了不少。
扶着床板的手,慢慢站起来。很好,还是翩翩公子。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百越 发表于 2017-1-22 16: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百越 于 2017-1-22 18:12 编辑
段子恒 发表于 2017-1-22 16:41
【我忘了这是什么时候,睁开眼分不出混沌之外的任何东西,也许混沌还不是这样,对,那里没有声音。】
【 ...

客串
樵夫之女

【一身雨水回来,一边脱了外衣拧水,一边说不停】今天卖野鸡亏了。都怪这雨……还有你啊……怕你醒来。
【又与他絮絮衣裳卖了多少钱,又是花了多少,拎着衣服甩了甩水,一转眼,才发觉原本应该躺着的人站在了那里。一时错愕,张了好大一个嘴,直到一声喷嚏起来,声音又拨尖了些】你这个人,吓死我了。明明知道我回来了怎么不说话?
【又是愤恨的甩了下衣服,大步往床尾的衣箱去挑衣服】你什么时候醒的,叫什么呀!

评分

参与人数 1声望 +2 收起 理由
关时飞 + 2 大哥你简直了哈哈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段子恒 发表于 2017-1-22 17: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声音格外在意。】
【从她进院子开始,甩衣服的水滴声音,说话的絮叨声音,无一不是一个值得琢磨的事。】
【慢慢转向声音的来源,端着衣袖的样子,我记得应该如此。】是你救了我吗?你是怎么救的,后来有没有人来为难你?
【想想又答】段子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百越 发表于 2017-1-22 21: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百越 于 2017-1-23 10:30 编辑
段子恒 发表于 2017-1-22 17:13
【对声音格外在意。】
【从她进院子开始,甩衣服的水滴声音,说话的絮叨声音,无一不是一个值得琢磨的事 ...

客串
樵夫之女

【眉头一扬,呵声】不是我还能是谁。
【再有后话,越发的不满起来,哇拉拉的】啊!你还有麻烦!
【随即团团转起来】我看到你的时候就是个泥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背回来。
【越想越觉得吃亏了,嘶声窜了过去,湿嗒嗒的手就按到他的伤处】那你好了吗?我穷可舍不得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段子恒 发表于 2017-1-22 21: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虽不甚清明,仍然能猜测几分,莫名失了神。不意她来得快,按着的手也狠几分。】
【面色有变】姑娘善心,又大费周章保全了我。即便此时问个明白清楚,就算能下手暗害,你也是得不偿失。
【有一句说得飘忽】快放手吧。

点评

通过: 5.0 驳回: 0.0
提示: 0.0
通过: 5 驳回: 0 提示: 0
回啦  发表于 2017-1-23 03: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百越 发表于 2017-1-23 03:20: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百越 于 2017-1-23 10:30 编辑

客串   樵夫之女

【听他声音渐弱,一时的惊奇落了下来,谄谄收手】那个……我是个粗人,手比较重。
【又象征性摸了摸他手臂做安抚,再说什么时才发觉他的异样。怎么眼神这么……伸手在他眼底晃了又晃,呐呐】你难道原本就是个瞎子?
【脸色顿时苦了起来,拨了拨因雨而打结的湿漉漉的头发,有些没耐性的】别人都叫我阿周,你别姑娘姑娘的,我听着耳朵疼。
【再对他风姿朗月的样子,叹气咕哝一句】算了,谁让你长得好看。
【转身又去拿衣服,被雨水浸湿的打了个哆嗦,不管不顾的躲在他身后的某个角落换,嘴里叫着】你站着别动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段子恒 发表于 2017-1-23 17: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百越 发表于 2017-1-23 03:20
客串   樵夫之女

【听他声音渐弱,一时的惊奇落了下来,谄谄收手】那个……我是个粗人,手比较重。

【拉扯微笑表示不在意,耳边似有风声,又听得她后话,大概出现的画面,可以美好可以有趣。】
【那句自小的话,勾起对往事回顾,连番变故,如今已然不比从前,江湖嗬,哪里不是恃强凌弱,心下一软】阿周,你能说说平常你是怎么过的,可还舒心?
【人心相对,是以回答她的问题】原本不是,现在抱怨也无用,只好潜下心来适应。
【听她吩咐,定在那里】你可以走远点而非让我不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结剧目0
百越 发表于 2017-1-23 20: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子恒 发表于 2017-1-23 17:06
【拉扯微笑表示不在意,耳边似有风声,又听得她后话,大概出现的画面,可以美好可以有趣。】
【那句自小 ...

客串  樵夫之女

【哈哈一笑】反正你又看不见,近近远远有什么不同。
【很快的换了粗布衣裳,颜色都是耐脏的深蓝色,系着衣带】再说了,我家就这么大啊。
【拍拍衣服,算是舒服了。扯了发带,随手拨弄两下,就走到他跟前去】我呀,养了两只鸡,然后种了一洼菜,没事的时候去山里打野味或者想起了做点虎皮膏药……赚钱就靠这俩了。
【眼看就要天黑,想也没想的扯了他手腕】走,去吃药做饭吃。
【又很有信心的】蛋炒饭,好吃又省时省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请先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唐风醉影  浙ICP备09058624号

GMT+8, 2020-4-2 20:17 , Processed in 0.190988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